九乐棋牌
您的位置 : 白菜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田园弃妇:下堂娇妻要逆袭

更新时间:2019-10-26 11:58:36

田园弃妇:下堂娇妻要逆袭 连载中

田园弃妇:下堂娇妻要逆袭

来源:幻想书院作者:寒潭渡鹤分类:言情主角:萧逸白苏墨玉

《田园弃妇:下堂娇妻要逆袭》是寒潭渡鹤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萧逸白苏墨玉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我爱了萧逸白七年,嫁给他三年。他,萧逸白,穷苦书生,家里没有半缸米,因求取心上人不得才娶了我。我是一介农妇,只知任劳任怨,守着相公过日子。原以为时间久了他总会看见我,却没想到,他高中状元后却毅然与我和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端着茶水的手一抖,茶壶和茶杯倾斜而下,在我眼前碎裂开来,聚集在周围的街坊邻居也相互议论纷纷。

脑里一片空白,这是怎么了?和离?这么喜庆的日子他竟当着全部亲戚街坊的面,说要和离?让所有以为我能做官太太的人,变成弃堂妇!

他怎会不知这是对一个女人比杀了还残忍是事,让我如何面对爹娘!

“你说什么!你再说一遍!”萧父怒目圆睁,一脸怒色,拍桌指着萧逸白。

“你看你什么都不会!什么都做不来!一边待着去!”萧母此时走过,用手拧了我的胳膊,“养了你三年,连个茶水都上不好!”

“我这三年受够了,爹!你当初非要逼我,娶苏墨玉!说我娶了她才能继续读书,不然就把我的书都烧了!我才不得娶了她!”

萧逸白同样的一身红衣,被阳光照的格外刺眼。此时说的话,却一刀一刀戳向我,我日日期盼他回来,能够相伴左右。我辛勤种田,今年又比去年多种三亩,活全都是我自己干。

“为什么?”我颤巍巍走到萧逸白面前,问个明白,我要亲自问他,要他说得明白!

半年不见他的面庞更显刚毅,他看向我的眼神,也更加冰冷。

“我想娶的人不是你!我爱的人自始至终不是你!”

他毫不拖沓,不藏掖的话,却像是狠狠往我心口扎了一把刀,把我的心挖了个底朝天,想娶的不是我?那为什么当初还要娶我?那当初娶你的若烟不是更好?

呵呵......那时的冷若烟可是不肯嫁你的。

“那你把我当什么?我伺候了你三年!我整日辛勤劳作,从没让你这个相公帮我半分。”

他皱起眉头,满脸厌恶,让我想起之前做了他最喜欢吃的莲叶羹,就因为捧着的瓷碗上沾了我的气味而对我说“恶心,拿走。”

之后每次为他盛饭,我都要用清水不停洗刷我的手,搓的通红才罢。

“相公?我从没碰过你半分,何谈相公?”他从袖口拿出写好的和离书,拍在桌上,“签了吧,我把所有的银两田产和这栋古宅都留给你,够你自在过下半辈子了!”

“逆子!”萧父满脸赤红冲过来揪起萧逸白的衣襟,“你看看你做的好事!翅膀硬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”

旁边的衙役急忙上前,拉开了萧父,忙说:“状元大人的任命官文这几天就会下来,你还想殴打朝廷命官不成?”

“我不要什么田产银两!”我抓过和离书,看着上面萧逸白的字,熟悉又陌生,“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你心里装着冷若烟,可是你娶得是我,你终究娶得还是我。”

手一用力纸就皱巴破裂,我扪心自门我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他萧逸白和他们萧府的任何事!

我勤俭持家,喂鸡喂猪,挑水洗衣,伺候公婆,我哪里做错?凭什么要这般对我?

“我以为三年过去,你能看到我为这个家做的一切,为你做的改变。”泪眼朦胧,模糊了视线,我开始看不清他的样子,只留下红色一团。

“要我说!苏墨玉,你就识相一点,给了你体面,你就签了和离书,我们萧家也不会辜负你!”

萧母大声宣扬,生怕听不清一般,“这宅院和银两都留给你,我们老两口跟逸白去京城,比起休妻,和离还是看在你这几年干的不错的份上,格外开恩。”

这话像是萧母早就知道,而只有我蒙在鼓里。

和离书被我泪水打湿,紧贴在我的手上,控制不住地全身颤抖,

萧逸白站起,狠狠攥住我的手腕,拉着我将我拖拽去了后院,回到我们的厢房,他狠狠把我往地上一扔。我踉跄倒在地上,眼泪被摔出眼眶。

这一动作像极了我爹杀鸡时,在鸡脖子上用刀一割,然后远远扔到地上,随它挣扎,血流差不多就可以拔毛了。

“你以为你毁了就无法了吗?我还可以再写!要么你选择和离,要么我休妻!”

“冷家我已经送去聘礼,已经算好吉时,三月二十五,就是明天。”

他穿着大红状元袍,那清冷的眼神和那日成亲时一般无二,不,更甚几分,看得我心生寒意,我苦笑着撑起身子,眼泪不争气地一滴一滴打在地上。

“我哪里对不起你?休妻?你就不怕我去衙门告你!”我摸着昨天擦了一天的石砖,一点泥土都没有。擦了擦眼泪,眼睛酸胀的难受。

“我们还没有和离你就准备好了迎娶,萧大人是真着急将我踢出门,好迎娶你的心上人!我这些你为你做的事,你都真的看不到吗?你不给我任何和离解释,不给我任何辩驳机会,不管我的死活,就这么急切的要和我一刀两断。可你别忘了,我们还没有和离,我还是你名正言顺的......”

“啪!”他狠狠一个耳刮扇到我的脸上,脸上**的疼,那曾经让我着迷的握着毛笔的葱白玉手,竟然也有一天会扇在我的脸上。

我捂着脸抬手不甘地看向他,只见他一脸厌恶地正在用绢帕仔细地擦着他的手,擦完狠狠扔向我的脸!

“闹够了吗?这些年我已经我都受够你这个农妇一口一个相公称呼我!同窗都拿这个耻笑我!你每叫一次,我都感觉是在扇我耳光!你说你究竟还想要什么?我已经把我所能给你的都给了你。”

“要什么?我从始至终要的就是一个你而已啊!”

“你要我?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模样!浑身上下散发着鸡粪猪圈的味道!”

“可是为你养家的是我,为你洗衣做饭的是我,为你挨刀的也是我,为了爱你而不顾自己死活的是我,你真的......就看不到吗......”

“我求你为我做这些了吗?”

多么讽刺不夹杂任何感情的话,听了三年,回想起来每一个都在嘲笑我的粗陋,我的不堪,我的软弱可欺......

“你觉得你配吗?”他在我耳边很轻地说着字字却如石头般尖利,仿佛要把我的心砸成千创百孔。

三年前我什么都不曾图他半分,只想嫁个好人家,相夫教子,累点苦点不怕的,只要踏实过日子。他如今不曾念我半分贤良,照顾他衣食住行的功劳。

当时那白衣翩翩少年,如今变成这副模样,我一直以为只有无能乡野村夫才会做出殴打婆娘这种事。可是即使爹那种杀猪不眨眼的屠夫,都可以俯首帖耳地听我娘的训斥,一个眼神都可以吓得连忙好言好语地哄着。

却从新婚之夜开始就是我的噩梦,欺辱,殴打,想要杀我,看他和别人私会......

终究是不同人不同命,强扭的瓜不甜,强求不来......

“我签!”嘴里充斥着血腥味,我不住地吞咽,不能再让他看到,这样的我只会更让他厌恶甚至恶心,三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。

他拂袖冷哼,去桌案铺开纸,磨墨,提笔就写,然后扔给我。

写着: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
从此,我再也不会了,再也不会耽误你了......耽误你的仕途,耽误你的良时......

我忍回眼泪,拿笔就写上我的名字,真是不好看呢,都怪我,把练字的时候都用来写萧逸白三个字。

既然你这般不愿再见我,那我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。

就城西那片溪流如何?我小时就经常觉得那片溪流像他萧逸白的眼睛,如今我想能长眠在那里......也算是不负十年,我自己对他的痴情一场......

元箐和我爹娘冲进来的时候,我已经签了和离书。

“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”

小说《田园弃妇:下堂娇妻要逆袭》 第二章 各生欢喜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轻松爽文小说
  2. 现代小说
  3. 腹黑小说
  4. 宠婚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